飄天文學 > 繼妻 > 第 29 章
    第 29 章

    臘月二十七深夜, 離除夕僅剩兩日,榮王府上下早已張燈結彩, 八歲的小世子迫不及待在后院一塊空地玩起了炮竹, 聲聲脆響驚動了遠近的鄰坊。

    安興坊這一帶非富即貴,有人聽著王府開始放炮竹,各府小孩均按捺不住, 接二連三, 空中爆出片片脆聲,年味正濃。

    喧囂里, 一匹快馬如離箭奔至王府大門, 那黑衣侍衛來不及勒馬, 徑直從馬背上一躍而下, 差點撞上門口的石獅子, 他顧不上渾身血污, 幾乎是連滾帶爬沖入王府正門,

    “王爺,王爺, 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榮王正在書房與長史李兆確定最后一批年禮的禮單, 每年進入臘月, 封地各處官員或與榮王來往的富商貴賈皆有年禮入門, 榮王雖是高居王叔之位, 卻也有不得不打點的人和事,先前已經送了幾批, 如今這是最后一批, 正打算在除夕前送往各府, 其中那居首的便是慕府。

    李兆正撫須說著什么,瞧見管家領著一蓬頭垢面的侍衛進來, 一時愣在當場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侍衛朝著案后神色高深莫測的榮王,撲通一聲跪下去,

    “王爺,大事不好,泉州希家出事了,半月前大理寺派人南下,悄悄去希家拿人,小的這一路奔回京,欲給您報信,卻遭遇暗中阻擊,現如今,大理寺的人將希家大老爺,二老爺并兩位少爺,老太太等十來人押送入京,現在囚車已經入了大理寺的大門!”

    咣鐺一聲!

    榮王手中的青瓷茶杯頃刻墜地,滾燙的茶水澆落在他腳背,他疼痛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希嘯天和老太太被押送入了大理寺?”

    饒是一貫鎮定的榮王,此刻也不禁變了色,額頭青筋暴起如虬結,面色猙獰可怖。

    那侍衛哭喪著道,“是,大理寺神不知鬼不覺拿了人,這一路速度齊快,屬下曾數次飛鴿傳書京城,王爺您沒收到嗎?”

    榮王與李兆相視一眼,均是駭然無比。

    這是有人算到了榮王與希家的關系,故意切斷雙方的聯絡,便是有意打榮王一個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這是誰在跟本王作對?”榮王眼底紅絲暴起,唇角牽扯幾分陰冷。

    李兆卻顧不上這頭,而是先問道,“可知希家是因何罪名被下獄?”

    黑衣侍衛搖頭,“屬下不知,這次大理寺的人如鐵桶一塊,屬下一路跟蹤,愣是沒打聽出半點消息來.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小事,否則也不會弄到京城來,也犯不著大理寺親自動手.”李兆心頭海浪滾滾,凝望榮王道,“殿下,來者不善啊,若對方只是針對希家,或許還好,若是牽連王府,那便是風雨壓城..”

    榮王沉沉吸著氣,腦筋竟是一團亂麻。

    一月前希家才派人來過京城,送了幾車子厚禮入京,叫他幫著打點朝中權貴,意在拿下漕運總督之位,來的還是希家三老爺,說是順帶尋他那不成器的兒子,從當時情形來看,并沒有半點征兆,怎的突然間便被下了獄,還被直接押送京城?

    “王爺,人是大理寺拿的,想必幕后人也是刻意避著咱們,不如下官這就去一趟刑部尚書府,拜見陳閣老,讓他想辦法探聽消息。”

    榮王默了默,答道,“我親自去!”

    榮王理了理衣袖大步往外走,步入書房想起什么扭頭吩咐管家道,“封鎖消息,不要叫王妃知曉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榮王顧不上寒風凜冽,棄車騎馬,帶著李兆并數名侍衛直奔陳瑜府中。

    彼時陳瑜正在書房翻看折子,再過兩日衙門便要封印,他面前便擱著一大摞文書需要批閱,陳瑜已過而立之年,數年前發妻病逝,府上如今只有幾個姨娘伺候,并嫡出的一兒一女。

    常年有人來府上說媒,意在讓他續弦。陳瑜因疼愛一雙兒女,加之后宅還有老母操持,此事便擱置不提。

    即便是三十三的年紀,陳瑜卻顯得尤為年輕,眉目深長,面容朗潤,只偶爾抬眸時,能瞧見那眉眼暗處的深沉。

    管家帶著榮王匆匆叩門,陳瑜微露訝異,親自開門見榮王一臉寒冽便知是出了事。

    “王爺請進!”

    陳瑜親自將榮王請入書房內,著人奉茶遞上手爐,又揮手示意下人出去。

    “王爺深夜至此,可是有要事?”陳瑜斂眉在榮王側邊落座。

    榮王不及喝茶,起身朝他拱手,神色凝重道,“有一事,拜托陳閣老周旋!”

    陳瑜微微錯愕,忙起身還禮,“王爺這是做什么,陳某當年差點不能入進士,得王爺在先帝面前說上好話,才能及第,否則哪有今日入閣之風光,王爺有事吩咐陳某便是。”

    榮王看了一眼李兆,李兆在一旁躬身開口,

    “陳閣老,大理寺在兩刻鐘前將泉州希氏闔家捉拿下獄,那希家便是我們王爺的岳家,榮王妃娘娘的母族,我們王府是一點風聲都沒收到,不知希家因何事下獄,也不知是擋了哪路神仙的道,還請閣老幫我們探聽一二!”

    李兆懷疑希家是在爭取漕運總督一事上得罪了人。

    陳瑜也算是經歷宦海沉浮的老狐貍,從李兆這只言片語就嗅到了暗中風潮涌動,他并無廢話,只側頭望榮王道,

    “王爺在此處歇息片刻,在下這就去一趟大理寺!”

    榮王面露驚喜,“如此,皆仰仗松陵!”松陵乃陳瑜的字。

    陳瑜慨然一笑,朝他躬身回禮,即刻推門而出。

    窗外夜空璀璨,炮竹聲歲歲迎年,王府稚兒的歡聲笑語仿佛隔著幾條街送入榮王的耳郭,他布滿溝壑的老臉,倏忽抽動了幾下,隱藏暗處的危機如毒蛇在伺機而動,令他整個人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他這輩子本是霽月風光,擔著賢王之名,唯獨在那件事上昧了些良心,希家及希玉靈是他唯一的軟肋。

    榮王沉沉閉上眼,書房內落針可聞,唯有茶水煙氣裊裊,飄搖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陳瑜披霜而歸,他推門的瞬間,臉色幾乎是難看至極,就連步伐也不那般穩當。

    榮王見他如此臉色,心涼了半截,忙傾身相迎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陳瑜眸眼艱澀,語氣低沉,“王爺,您得罪了慕月笙嗎?”

    榮王幾乎是一愣,旋即后知后覺地瞪大眼眸,面露驚駭乃至不容置信。

    陳瑜從榮王的臉色便知,他與慕月笙必定有糾葛,一時顧不上禮節,右手重重扣在桌案上,聲響沉重,

    “大理寺卿陳鎮是慕月笙的一條狗,這件事必定是慕月笙一手炮制,些許是早就防著你我,慕月笙與陳鎮做的滴水不漏,便是我剛剛去大理寺,那陳鎮也只字未提,說是明日朝堂見分曉,我知此事非同小可,愣是廢了一顆棋子方得探聽一些只言片語,才知希家犯了大罪,操控了市舶司,吞了朝廷不少稅賦。”

    “那慕月笙便領著戶部尚書,這事可不是栽到了他手上么?”

    陳瑜面露不快看向榮王,“王爺,下官勸您棄車保帥,慕月笙敢這么做,必定是證據確鑿,此事鬧去陛下跟前,也無濟于事,您一直有賢王之稱,也從不干涉朝政,莫要因為希家污了自個兒的名聲,牽連了王府。”

    陳瑜是一名政客,他并不懂得榮王與榮王妃之間的事,只當榮王也曾算是梟雄之輩,應該不會婦人之仁。

    不料他說完這話,榮王竟是悲從中來,苦笑連連。

    “多謝松陵幫忙,只是有些事可以退,有些事卻不能,無論如何,本王這次怕是得跟慕月笙掰掰手腕。”

    “還請松陵明日朝堂為我游說一二。”

    陳瑜頷首,“這是自然,我也不會坐實大理寺無法無天,我會讓陛下把這樁案子三司會審,屆時我們才有插手的余地,只是您得做好心理準備,即便能挽回一二,怕也罪責難逃。”

    陳瑜之所以會幫忙,不僅僅是給榮王面子,更是想借此機會打擊大理寺并慕月笙,朝堂總不能慕月笙一人說的算,他相信皇帝肯定會站在他這一邊。

    榮王頭疼道,“我只想留希家一族性命,至于其他的,不再強求。”

    市舶司有他的人,希家就算有所貪婪,數額應當不大,慕月笙無非是給崔沁出氣,才做此文章,榮王心里想,此案關鍵還在皇帝那頭。

    “本王這就進宮面圣!”

    榮王出陳府大門時,王府已經送來了一輛馬車,榮王上了馬車便靠在車壁上出神,臉上更是露出幾分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慕月笙不是跟崔沁和離了么?

    怎么還會想著給她撐腰?

    榮王馬車行至宮門處,卻被告知皇帝正與慕月笙及另外一位范閣老在議事,榮王便知自己失了先機。

    這慕月笙一旦狠起來,便是不給人半點機會!

    回到王府,不知是何人漏了風聲,希玉靈已知自己的母親并大哥等數人皆下獄,一時哭鬧不止,榮王再三哄勸并保證會救出希家,希玉靈才停止哭泣。

    她柔弱無骨倚靠在床榻一側,幾乎是瑟縮在墻角里,凄楚的面容露出幾分猙獰的寒笑,

    “報應啊,肯定是報應來了..”

    次日清晨,泉州希家入獄一事掀起了滿城風雨。

    榮王這一晚上不曾合眼,愣是拉下老臉,走動了數家權臣府邸,說動各位官僚在廷議上幫著希家說話,太極殿正殿,以陳瑜為首的一派官員要求大理寺迅速公布案情,提供證據。陳瑜更是要求三司會審,意圖將斷案權拿出來,以防大理寺卿陳鎮攜私斷案。

    整個朝堂幾乎是爭論不休,只是讓人疑惑的是,慕月笙這一派的人,除了陳鎮據理力爭,其他人皆是一副看熱鬧甚至是不可思議的表 思議的表情。

    便是慕月笙本人,更是置若罔聞,反而跟禮部尚書范玉清商議起了開春科考一事。

    陳瑜也算是爾虞我詐多年的老手,敏銳地嗅出了不對勁,最后拂袖制止底下的人爭論,瞇著眼質問陳鎮道,

    “陳大人,本官只問你一句話,你們說希家貪污賦稅,數額多少,證據何在?”

    陳鎮聞言慢悠悠捋了捋胡須,氣定神閑道,

    “陳閣老,您這話下官便不懂了,您這是打哪聽說希家是因貪污賦稅而入的獄?”

    陳瑜聞言臉色頓時千變萬化,差點往后踉蹌而退,他陰沉著臉,從牙縫里擠出一行字,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陳鎮頷首一笑,“您昨夜派人私探大理寺,今日朝堂公然污蔑本官,陳大人,您不過剛剛入閣,便是想將大理寺和刑部都拿在手中,今后好叫這個朝堂讓你做主是嗎?”

    這頂大帽子扣下來,便是陳瑜貴為閣老也承受不住!

    慕月笙這哪里是在對付榮王和希家,這是想順帶托他下水!

    好他個慕月笙!

    陳瑜臉色急轉直下,片刻寒氣滲人,他瞇著眼遠遠覷了慕月笙一眼,暗道自己馬前失蹄,因著昨夜被榮王所急,一時亂了陣腳。

    原來慕月笙早就算到了他會借此事做文章,假意放出消息,誤導他和榮王,以至今日鬧出這么大烏龍,他臉面無光不說,榮王接下來也斷不能再幫著希家說話。皇帝更不可能讓他參與斷案。

    慕月笙這是要把這樁案子辦成鐵案!

    然而這還沒完,緊接著陳鎮說出的話才更駭人。

    “諸位大人,榮王殿下,陳閣老,希家所犯不僅僅是操縱市舶司,竊取朝堂利稅之罪,更是膽大包天,有謀反之嫌.”陳鎮列出一連串聳人聽聞的證據后,目光幽幽瞥向榮王,

    “說來榮王殿下為何一直慫恿著自家大舅子當漕運總督,您以為漕運總督是什么人都能做的嗎?”

    漕運轄著朝廷命脈,一個王爺要管漕運,意欲何為?

    陳瑜和榮王已是心神俱碎,冷汗涔涔,不等二人反應,只見陳鎮緩緩踱步至殿中,朝天子而跪,聲音慷慨激昂,

    “陛下,臣此次派人去泉州查案,還聽到當地百姓流傳一句話,說什么泉州天高皇帝遠,不聞天子,只聞榮王..”

    榮王曾受先帝囑托,前往南境肅清海患,開拓海貿,是以榮王在泉州和番禺這一帶皆有人心。

    榮王聞言雙眼如環豹瞪出,下顎疊疊顫顫,驀地一口黑血噴出,直挺挺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陳瑜亦是唇色煞白,踉蹌跪倒,伏地不起,“臣有罪,臣不知里情,擅自替罪人辯駁,還請陛下賜罪”

    這些年他跟從在齊襄身后,從未與慕月笙正面交鋒,先前慕月笙去江南,他還在刑部任一介郎中,有神斷之稱,后來慕月笙回京,他被齊襄提拔為刑部侍郎,又因辦了幾樁漂亮的案子擢升為刑部尚書。

    他一路來走得很穩,心中不屑慕月笙屢次跳級升官,總覺得這位天下第一才子大有運氣之嫌,后來他被提拔入閣,為了回饋皇帝和齊襄,主動朝慕月笙出擊數次,慕月笙幾乎都避他鋒芒,他還當慕月笙也不過如此。

    直到此時此刻,才驚覺,這個年輕人遠比他想象中沉得住氣。

    他原以為安插在大理寺的棋子,早被慕月笙察覺,反倒被之利用,使出了個將計就計,如今不但不能趁機打擊大理寺,更是將自己拖下水,被陛下猜疑。

    而那個被所有人敬仰的年輕首輔,雍容矜貴立在百官之首,甚至看都不曾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陳瑜這一刻,心底的挫敗感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..

    臘月二十八,天氣初晴,被塵封了數日的京城仿佛活了過來,皇城司聯合武侯衛的兵馬上街清掃積雪,壓了數日不成出門的各家管事并姑娘少爺齊齊涌出坊門,京城大街小巷人滿為患,摩肩接踵。

    午后積雪消融,門前的大道被清掃干凈,崔沁帶著云碧,著劉二駕著馬車徐徐使往城外。

    每年除夕前,崔沁都要去城外崔家家廟祭拜父親。往年她早早地便去了,今年偏偏接二連三下雪,好不容易熬到初晴,崔沁便催促著劉二出門,宋婆子擔心街上人多,沖撞了崔沁,便將陳七也遣著跟了去。

    兩名小廝一個駕車,一個騎馬,護送崔沁主仆趕往城外。

    怎奈積雪深厚,武侯衛雖是清理了一遭,可街道兩側因積雪堆積,道路窄了一半,恰恰今日出門采購的人太多,崔沁的馬車便阻在半路。

    掀開車簾,冷氣夾雜著人聲嘈雜撲面而來,恍惚間聽到行人提及了“希家”“榮王”的字眼,崔沁心下一凜,側耳細聽。

    “聽說泉州希家謀反啦,家里老太君后院藏著塊改頭換面的石碑,那石碑下面壓著一片黃袍,我呸,這不是造反是什么,膽子還真大!”

    “也難怪呢,人家泉州是海貿第一港,近些年大有超越松江蘇杭成為第一商肆的趨勢,人家山高皇帝遠,誰管得著,自是人人想當土皇帝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幸在大理寺陳大人連夜著人去泉州拿人,雷霆萬鈞將希家一家鎖至京城,哎喲,你們是不知道吧,那希家可是靠著咱們的榮王殿下發達的呢,聽說今日廷議,那榮王殿下替希家辯解,最后被陳大人駁得當場吐血昏厥!”

    崔沁聽到這里,一顆心幾乎沖到了嗓子眼,她掀開車簾,吩咐陳七道,

    “你給我立刻去打聽希家與榮王的消息,我在城門處等你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陳七能去哪里打聽,自然是去慕家,這種朝政耳目消息,沒人比葛俊知道得更多,葛俊雖然管著內務,可慕國公府后宅連個主子都沒有,他閑得發慌,日日去皇城伺候慕月笙,又不像藍青事多,便什么都打聽一嘴。

    街上行人大多趕往南城及兩市采買,去皇城和慕家的道兒倒是通的,陳七縱馬奔至慕府,便尋到葛俊,葛俊恰恰打算出門去皇城給慕月笙送吃食,瞧見陳七來了,興奮地連打牙祭的果子都給吐了,眼巴巴拉著陳七問道,

    “陳七,是夫人遣你來的?”

    陳七哭笑不得,沒接這茬話,而是問道,“葛爺,快些告訴我,希家與榮王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葛俊唇角噙著笑,慢條斯理將事兒一說,末尾道,“記得一定要在夫人面前給咱們爺申功,我可告訴你,咱們爺與榮王無冤無仇,甚至還沾親帶故,這么做純粹是為了給夫人出氣,那事兒辦的可真是漂亮,你是沒看到那榮王今日跟一條死魚似的,半天翻不了身..”

    葛俊正喋喋不休得意著,冷不丁感覺到身后如芒刺在背,他霍然回眸,正對上慕月笙深若寒潭的眸子,渾身打了個激靈,嚇得忙跪了下來,

    “三爺.”冷汗先冒了出來,暗想今個兒朝堂吵開了鍋,爺怎么回來這般早?

    慕月笙并不理會他,一身一品國公服威壓無比,視線沉沉落在陳七身上,

    “將事情始末告訴她,就說我恰恰遇到朝中一樁事,順帶料理了希家,并非是刻意幫她,莫要叫她心里不踏實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陳七立即躬身而答,“小的明白。”

    待陳七離開,葛俊起身恭敬迎著慕月笙入內,

    “爺,您怎么不說實話呢,原先夫人覺著您不在意她,如今您費心辦了這么重要的事,偏偏不叫夫人知道,這是那般道理?”

    慕月笙腳步緩緩跨入門檻,一半身影陷在門廊陰處,遮住他冷白的眉眼,后背被冬陽映得炫目,竟是略有些發燙,冷熱氣流在他胸內交替亂竄,一如他此刻焦灼的心。

    廷議后,有數位大臣在暗處議論他,被他聽了個正著。

    說他在朝政上手腕無人能及,怎的偏偏不通□□,將妻子給丟了。

    慕月笙長睫覆在清透的眸眼之上,眼瞼低垂,淡聲回葛俊道,

    “我與她已和離,若是再叫她知曉這樁事,便是讓她不自在,她不來謝我顯得無情無義,來謝我又抹不開顏面,不如這般說,她心里會舒坦,我幫她,非是要她念著我的好,只希望她心中不再郁結,能舒舒服服過個年。”

    慕月笙丟下這話,沿著長廊大步往老夫人院中走去。

    留下葛俊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爺這是學著愛惜人了?

    早這般開竅,何至于孤身一人?

    或許,連小主子都有了。

    崔沁是在出城的路上聽到了事情始末,陳七告訴她,慕月笙要朝陳瑜動手,恰恰陳瑜與榮王有所勾結,希家強占市舶司多年,又欲將漕運囊括在手,朝廷早就不滿,恰恰這次撞到一塊,慕月笙便趁機一同料理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,總之這樁事,她打心眼里謝他。

    到了崔顥的墳頭,崔沁含淚傾訴了許久,如今大仇得報,只希望亡父九泉之下能安息。

    日暮,冷風呼呼灌入衣袖領口,云碧瑟瑟縮縮攙著崔沁回了馬車。

    崔沁立在車轅處,驀地回眸,遠山如黛,斜斜伏在夕陽腳下,山云相接,天地融為一片。

    最后一抹殘陽映照在崔沁眸眼,驅散了籠罩她心底多年的陰霾,她迎風露出了明艷的笑容,這一笑,令晚霞為之失色。

    深夜,大理寺牢獄,一身姿曼妙的女子裹著一頭黑紗,被獄卒領著,小心翼翼走過陰濕的甬道,她捂著嘴極力忍著糜亂的霉氣,在最深一處牢房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一滿身污穢的老嫗縮在墻角的柴草堆里,闔著眼,佝僂著身子很困難地喘息著。

    希玉靈緩緩掀開帷紗,露出一張顛倒眾生的臉,沖里頭那老嫗一笑,

    “母親,別來無恙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