飄天文學 > 讓你下山娶妻不是讓你震驚世界 > 第176章 吉洲

D明川淡笑幾聲,“你不是說,我是廢物嗎?”

“怎么,你現在居然在廢物的手底下求饒?”

明川連聲質問,讓面前的流浪漢大汗淋漓,整個人都站不住了,腿軟到極致,聲音顫抖道:“不……不是……我,我知道錯了……圣主您別殺我,我……我是您的屬下……”

“什么?我屬下?”

明川笑了,他松開手上的刀子,把面前的流浪漢轉了個身,扯下他邊上遮蓋那張臉的亂七八糟的布料。

“神特么我手下,我手下誰敢罵我廢物的?”

他嚇得“撲通”一聲跪在地上,沖著明川磕頭道:“圣主對不住,我真的是您的手下,是您大姐柳小姐他讓我這么做的!”

“啊?”

看著面前之人一連虔誠的模樣,給明川逗笑了。

明川就站在巷子口給柳妍妍打了個電話:“喂,你上哪找的一個瓜皮來罵我是廢物?”

柳妍妍嘖了兩聲:“他這么沒用?這么快就被你給打服了?”

“那不然呢?”明川好笑。

柳妍妍搖頭:“沒用的家伙。”

“對,是我讓他罵你的,怎么了?罵就罵了,你有意見?下了山這么久不來繼承公司,害得我這么辛苦,你不是廢物誰是廢物?”

明川苦笑,“沒有沒有,我哪敢啊。大姐罵的是罵的是,我知道錯了。”

柳妍妍懶得搭理他,“啪”的一下就把電話掛斷了。

只剩下一個小弟在明川面前渾身瑟瑟發抖,害怕明川就地將他給解決了。

他連忙道:“圣主,我是赤星盟的人,叫吉洲,是完全忠誠于明家的部下。”

“剛才的所有都是柳小姐吩咐我這么做的……她……她逼我,說想讓你您吃吃苦頭……”

“對不起,是屬下自不量力。”

見狀,明川哈哈大笑,把吉洲從地上拉了起來:“算了算了,不怪你,大姐就是那個性子,你不用管她。”

“起來吧。”

“身手還是不錯的,能跟我過上兩招,已經很好了。”

“后面你就跟在我身邊,幫我辦事吧。”

“是。”吉洲一口答應下來。

明川又道:“對了,你以后在外面不用叫我圣主,若是被別人聽見了,不好。”

“還有這個。”

明川將崔辰輝的消息交給了他,“去給我調查下這個人,若是發現有生命危險就隨時回來,不要將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。”

吉洲點頭:“是,屬下明白了。”

吉洲領命離開,明川看著他遠去的方向,不由得感慨。

這大師姐之前還說組織里面叛亂,已經分成了好幾批不同的人,怎么現在是從哪冒出來這么個只忠誠于明家的部下?

明川挑挑眉,不由得搖頭。

哼著小曲兒出了巷子里。

現在出了這么個事兒,他也懶得繼續再慢慢悠悠走下去了,再走,說不定會出事。

索性直接伸手招了個出租車,坐上去后報了家里的位置。

不過,今日到家之后,明川才發現,冷希都這個點了,居然還沒下班。

明川有些疑惑,打了個電話過去詢問。

“怎么還沒下班?”

冷希的聲音透著幾分疲憊,“事情太多了,忙不過來。”

“你先睡覺吧,我忙完就會來了。”

這哪行?

他能讓媳婦兒一個人在公司忙活?

明川立馬就去車庫開了車去了公司接冷希。

拿著車鑰匙上樓時,正好聽見會議室里面傳來眾人正在爭執的聲音。

“冷總,這個項目您真的不愿意做嗎?這利潤很大啊,而且您若是成為國內開辟這項目的第一人,之后定然會大爆的。”

“屆時,沒有人能在商場上再敢為難您,您就是唯一的龍頭人物啊!”

聽到這話,明川面上閃過片刻的疑惑,皺了皺眉。

什么項目是國內開辟的第一人。

還沒人再敢為難冷希?

這有點扯淡了吧。

下一刻,明川就聽見冷希的聲音傳來。

“不行,這項目萬萬不能啟動,實在是與我們公司各個地方都完全不符合,就不納入我們考慮的范圍之內了。”

“還請各位另尋高明吧。”

此話一出,會議室中的其余幾個人不樂意了。

“冷總,您這就有點太不近人情了,都不給點考慮時間的嗎?”

冷希不耐煩了,掌心重重的朝著會議室桌面上一拍:“我說了不考慮不考慮,你們拿我的話當耳旁風?”

“煩不煩?還要我強調幾遍?”

冷希說罷,會議室里響起了椅子在地面上滑動的聲音。

接著就是冷希高跟鞋匆匆踏出會議室之外的聲音。

她拉開門,就瞧見明川站在門口,嚇得她驚呼:“你怎么在這?一點聲音都沒有,嚇我一跳。”

明川笑笑:“我也是剛到。你這是怎么了?怎么談個項目還談生氣了呢?”

此時,會議室的門開始,明川能清晰看見里面來找冷希談項目的幾個人都沒什么好臉色,面容都很是陰沉,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。

明川皺了皺眉頭,心里暗道不好。

隨即就見幾個人也面色不善的從位置上站起身,收拾好桌面上的東西之后越過明川跟冷希兩個人,沖著冷希道。

“冷總,您還是考慮一下吧,今天我們就先不打擾了。辛苦您了。”

說罷,眾人紛紛散去,下了電梯,離開了這層樓。

冷希見狀才總算是松了一口氣,渾身的力氣都在這一瞬間松懈了下來,柔弱無骨的倚靠在了明川的身上。

“唉累死我了,這幾個人真難纏,吵了半天都送不走。要不是你來了,估計還得繼續扯下去。”

明川扶住冷希,順勢將人抱起,單手托住她,又脫掉她的高跟鞋,抱著冷希往總裁辦走。

將其放在休息室里后,冷希這才整個人長喘一聲,躺在了床上。

“累死了,還是床舒服。”

明川笑著替她揉揉站了一天酸痛不已的腳:“那幾人什么情況?談個項目而已,沒意思不做就不做了,怎么還有點帶著強迫你的意味的感覺呢。”

冷希小臉瞬間垮了下來。

“別說了,他們就是在強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