飄天文學 > 太荒吞天訣柳無邪 > 第三千三百七十章 片刻寧靜
    頃可傾城,這是柳無邪對自己孩子的形容。
“可傾,你終于有名字了!”
梵雅摸了摸孩子的腦袋,一臉溺愛的說道。
周圍親朋好友陸陸續續走過來。
韓非子上前給柳無邪一個大大的擁抱。
“拜見師父!”
畢宮宇,藍余,胡適,石娃,小洛他們紛紛上前,給柳無邪行禮。接著古玉,松陵,小火,孫孝,賀英武,范臻,于志白,童山,殷盈,天刑長老,諸葛明,韓老,龍長老,苗劍英,瘋長老,柳天,柳星,沐月影,姜樂,沈榮……
一一上前打招呼。
看著一個個熟悉的面孔,柳無邪一一點頭回禮。
頃刻間的功夫,柳無邪周圍圍滿著人,還有一些陌生面孔,這些年從天道會中脫穎而出,也被他們帶上來了。
徐義林,柳大山夫婦穿過人流,走到柳無邪面前。
“拜見父親,母親,岳父,岳母!”
柳無邪連忙給他們行禮。
“無邪,好樣的!”
徐義林上前,狠狠拍了拍柳無邪肩膀。
兩年多時間,他就在天域站穩腳跟,遠遠超出他們的預估。
“父親,怎么沒有看到柳軒?”
柳無邪目光打量一圈后,沒見到柳軒。
“你不知道嗎?”
柳大山疑惑的問道。
“知道什么?”
柳無邪一頭霧水。
“就在你前往天域不久,柳軒也收到天域接引,你在天域沒見到他嗎?”
柳大山皺著眉頭說道。
他以為柳軒會跟兒子一起來接他們,結果只看到了兒子,沒有看到孫子。
“他也來天域了?”
柳無邪連忙找來蕭玨,讓他調查柳軒的下落。
如果柳軒在下三域,以天神殿的手段,肯定能找到他。
蟲飛塵跟亞伯的例子,讓柳無邪臉上蒙上一層擔憂,如果柳軒的遭遇跟亞伯一樣,恐怕很難在下三域活下來。
“軒兒不會有事吧?”
見兒子臉上流露出擔憂之色,母親顏玉連忙開口問道。
“母親放心吧,軒兒不會有事的,我已經讓人去調查他的下落了。”
柳無邪一副安慰的語氣,讓母親不用擔心。
跟眾人打過招呼后,蕭玨祭出飛舟,所有人要乘坐飛舟回到天神殿。
以他們現在的修為,沒有三五個月,都別想走到天神殿,當日柳無邪還是借助了飛行神獸,才成功抵達朔月城。
飛舟速度極快,一日之后,順利抵達天神殿。
天道堂已經建立好了,只等他們入住。
“韓兄,天道堂這邊,我打算交予你打理,我需要盡快前往中三域。”
入住天道堂之后,天道會成員井然有序,每個人各司其職,很快步入正軌。
大殿中,柳無邪跟韓非子相視而坐。
“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們?”
韓非子認識柳無邪又不是一天兩天了,一眼就看出來,柳無邪有什么心思。
家人朋友剛上來,按理說,應該享受一段時間天倫之樂。
聽柳無邪的語氣,似乎迫不及待要前往中三域。“你還記得先知門嗎,門主臨死之前,在我體內注入了一門血靈咒,如今三年多時間過去了,再不解除,最多一年半載,我就會死去,解除血靈咒之法,就在中三
域。”
對韓非子,柳無邪沒有隱瞞。
韓非子眉頭突然緊皺,關于血靈咒的事情,他略有耳聞。
“那你找到破解之法了嗎?”
韓非子關心的問道。
“破解之法師父已經告訴我了,不過需要我自己去尋找。”
柳無邪沒有隱瞞,將破解血靈咒之法,一并告訴韓非子。
“你放心吧,我一定帶領天道會,走得更高,更遠。”
韓非子沉吟了一下,答應柳無邪,接受天道堂。
聽到韓非子答應,柳無邪臉上流露出一絲笑意。
“我讓人準備了酒宴,晚上我們不醉不歸!”
兩年多未見,兄弟之情不僅沒有因為時間而產生疏遠,反而更加親密了。
傍晚時分,天神殿為天道堂準備了豐盛的晚宴,五大殿主,都天化,連老祖都來了,歡迎天道會的加入。
舉辦這場宴會的真正目的,是讓韓非子還有父親,母親他們更快的認識天神殿高層。
一直到半夜時分,柳無邪這才醉醺醺的返回云鼎峰。
幾位妻子,傍晚的時候就住了進來,見到醉醺醺的夫君,她們連忙上前攙扶。
“慕容姐姐,他就交給你了。”
葉凌寒還有陳若煙等人識趣的回到自己的房間,將慕容儀推到了前面。
如今徐凌雪不在,慕容儀身份地位最高,她是第二個懷上柳無邪的孩子。
慕容儀扶著柳無邪回到屋子,久別重逢,進入屋子的那一刻,兩人就熱情的相擁在了一起。
一番酣戰后,慕容儀躺著柳無邪的懷里,輕輕撫摸夫君的面龐。
“白天我看你在人群中不停尋找,除了找柳軒,是不是還在尋找另外一個人。”
慕容儀柔和的問道。
“你知道我找誰?”
柳無邪坐起來,右手摟住慕容儀的腰部,享受著片刻的寧靜。
“自從你進入天域后,水瑤仙帝再也沒有出現過,誰也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如何,我們去找過她很多次,都被拒之門外。”
慕容儀豈能看不出來,水瑤仙帝跟柳無邪之間關系非同一般。
當日施展的陰陽神斬,早已暴露了他們之間的關系。
“順其自然吧!”
柳無邪說完嘆息一聲,他覺得自己虧欠水瑤仙帝太多了。
“你的幾位紅顏知己,傾木靈、玉羅剎、龍影,她們早就來到天域了,你沒遇到他們嗎?”
慕容儀一副打趣的口吻,言語中帶著一絲責備。
“她們也來了?”
柳無邪臉上閃過一絲茫然,這兩年時間,倒也遇到一些仙界天驕,大部分混的并不好。
“你還裝糊涂,是不是金屋藏嬌!”
慕容儀狠狠在他腰間掐了一下,認為夫君不可能不知情。
“除了下三域之外,還有其他神域,玉羅剎身懷修羅血脈,傾木靈身懷羅剎血脈,龍影身懷龍族血脈,我懷疑他們進入修羅域跟羅剎域了。”
柳無邪連忙解釋道。
接下來兩人又訴說了一番相思之苦,從夫君口中得知,徐凌雪已經前往了中三域,慕容儀唏噓不已。
“去陪陪她們幾個吧,尤其是簡杏兒,她的性格你應該比我更清楚。”
慕容儀將柳無邪推下床。
這么多妻子,各個都有強大的背景,唯獨簡杏兒,母親早亡,父親為了弟弟,將她賣給了紈绔子弟,幸好遇到的柳無邪,才成功幫她脫離苦海。
離開慕容儀的房間,來到了簡杏兒的屋子。
柳無邪的到來,讓簡杏兒受寵若驚。
一番纏綿后,簡杏兒幸福的躺在柳無邪的懷里。
跟慕容儀一樣,結束后將柳無邪趕出屋子。
這一夜注定是瘋狂的,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時分,柳無邪這才雙手托著腰從白靈的屋子里面走出來。
接下來幾天,云鼎峰上非常的熱鬧,每天充滿著歡聲笑語。
距離天域開啟,越來越近,各大宗門都在緊鑼密鼓的準備著。
“無邪,目前還沒找到柳軒的下落。”
天道堂大殿中,蕭玨長老一臉內疚的表情。
柳無邪讓他做這點事情,竟然都辦不好。
“難道柳軒不在下三域?”
柳無邪沒有責怪蕭玨長老的意思,連天神殿都查不到柳軒的下落,估計柳軒不在下三域。
柳軒的魂碑一并被帶上來了,完好無損,證明柳軒還活著好好的。
“無邪,你也別著急,我已經抽調更多的人手,打探柳軒的下落。”
蕭玨站起來,一臉鄭重的說道。
“不必,眼前天神殿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尋找柳軒的下落,暫且放一放。”
柳無邪搖了搖頭,他不能因為自己,耽誤了天神殿的大事。
聽到柳無邪這樣說,蕭玨也不好再說什么。
送走蕭玨,柳無邪將天道會高層都召集到一起,他們應該也知道了,天域即將開啟。“中三域將在三日后開啟,屆時我會想辦法爭取一個名額,這樣我就能前往中三域了,今日叫你們過來,第一是宣布此事,第二是盡快將天道會發展壯大,我有種
預感,天地開始變得不平靜了。”
柳無邪目光橫掃一圈,對著眾人說道。
吞服了青冥果,他對天道產生了冥冥中的聯系。
“無邪,你又要離開我們了嗎?”
聽到柳無邪又要離開,每個人頓時傷感起來,尤其是母親顏玉,開始輕聲抽泣。
幾位妻子因為早就知道,此刻情緒倒還算鎮定,沒有表現出過多的傷心。
這些年他們已經習慣了聚少離多,她們要做的,只有在后面默默的支持。
“大家都打起精神,想要在天域站穩腳跟,我們堅決不能拖無邪的后腿,眼前要緊的事情,大家努力提升修為。”
見眾人情緒不佳,韓非子站起來,讓大家都打起精神。
韓非子一番激揚陳詞,讓眾人臉上的傷感逐漸散去。
“沒錯,只要努力修煉,總有一天,我們也會踏足中三域。”
眾人的情緒,很快被調動起來。
安排妥當后,柳無邪接下來兩天時間,好好陪陪妻子跟家人,這段時間誰也沒有過來打攪。
兩天時間一晃即過,天域開啟正式來臨。
就在最后幾日,南宮堯姬徹底卸掉殿主之位,由都天化接替。
此刻演武場,早已人滿為患。關于天域開啟規則,柳無邪半年前,就了然于胸。